余祯(备考)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备战中考,暂且停更

感谢喜欢(❁´ω`❁)

【忘羡】云深中学岐山科考队(2)


校园梗.游学梗

忘羡属于彼此
众人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好 那我们现在开始

19.
“卧槽这酒里有毒吗??!”
“这不是果汁吗喂??!”
“emmm云深校训说不让饮酒果然是有道理的。”

温情过来给蓝忘机把脉。
“……他不就是喝醉了嘛。”
魏无羡眼角抽了抽。这样的度数都能喝醉,蓝忘机也是个奇人。
魏无羡只能尝试把蓝忘机拖上楼,临走跟温宁说,你吃完上楼的时候把我们俩旅行箱拿上来,背包我拿了就不用管了。

20.
魏无羡背着两人的背包半拖着蓝忘机到了电梯门口。
一班的人早已吃完了饭,也都等着电梯。魏无羡实在不愿与一群温家人同乘一辆电梯,他想了想,把两人的背包挎在身前,背着蓝忘机上了三层。

是哪个房间来着……刚刚根本没看房号的魏无羡突然有点绝望。

21.
温宁和江澄一人拖着两个大旅行箱上了三层。温宁看见忘羡二人神色突然显得非常尴尬,把蓝忘机的箱子放下就拿出自己的房卡去开了门。江澄也放下魏无羡的箱子,和温宁进了同一间房。

轻轻的温宁走了,
正如温宁轻轻的来;
温宁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魏无羡:快滚!!! 诶诶晚吟师妹你回来下你帮我把房卡从包里掏出来谢谢师妹!!!
江澄咬牙切齿:你再叫一句师妹我就让你和蓝忘机在走廊上过一夜!
魏无羡急得不行,江澄向魏无羡包里一掏——
“你出来游学还带云深中学的饭卡?你这么热爱云深的食堂吗?!”
“……我说让你帮我拿房卡!!”

22.
众所周知,云深食堂口味独(清)特(淡)无比。如果只是清淡些还好说,但是菜根汤这种苦东西曾经让无数学子深深怀疑过人生,以至于不顾规定纷纷趁老师用餐后跑到教师食堂吃饭。
但魏无羡此时根本没功夫和江澄扯皮,他怕自己再出汗把蓝忘机的干净校服弄脏了。
“江澄你快快快拿房卡蓝湛快把我压趴下了!!!”

23.
终于,二人进了房间。
魏无羡无比艰难地把蓝忘机放在床上,又出去拿蓝忘机和自己的箱子。温宁过来帮他。
魏无羡问道:“我们俩上楼后,你们在一楼吃饭都没事吧?”
“没事啊。蓝曦臣也喝了些果酒,只是说觉得有些头晕,但也不像忘机兄醉成这样……”说着温宁便看了一眼蓝忘机,像是怕他突然醒过来一样。
“不过,”温宁接着说道“你们一上楼,我们就把你俩的座撤了。因为怕蓝启仁突然过来问你们,温若寒倒是过来说了句'你们班人挺齐啊',金光瑶就笑,说:'那是,我们班团结!'。别的班的也都走的差不多了,一班四班的人都上去了,三班桌边只剩薛洋、阿箐他们几个,所以他也没看出来走了俩人。”
魏无羡还想问些什么,却听旁边的床嘎吱一声——
蓝忘机醒了,站在床前直直地看着魏无羡和温宁。魏无羡突然觉得有点尴尬,心里胡思乱想道:哪有人会一杯倒的,何况蓝湛喝的还是果酒。他这么突然醒了不会是……
魏无羡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却见蓝忘机已先一步站到了温宁前,推温宁一掌,又很不高兴地说道:“走开!”
温宁倒退了好几步,晃晃身子,有些茫然。“魏哥,忘机兄这是醉了还还是没醉啊?”
魏无羡刚要回答他,蓝忘机已站在了魏无羡身前挡住了他的视线,“看我。”
魏无羡仔仔细细地盯着蓝忘机看,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蓝忘机今日无论是行为抑或言语都非常……幼稚。
魏无羡只得让温宁先回屋,并嘱咐他不要和江澄或其他人说。温宁也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把门带上便出去了。
蓝忘机突然伸手把魏无羡往怀里一拽,魏无羡没站稳,被拽得一头撞在他胸膛上,并把蓝忘机扑到了床上。
“……”

24.
魏无羡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尴尬,蓝忘机仍然紧抱着他。
“蓝湛,你先解开我。我给你弄水去洗把脸。”
蓝忘机闻言便去伸手解魏无羡的衣带。魏无羡忙喝道:“行了行了!不是这个解!!”
魏无羡费力从蓝忘机身上起来想去洗手间,蓝忘机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把自己腕上带的纯白卷云纹手环一圈一圈缠到魏无羡手上。
魏无羡只得由着他动作。等蓝忘机弄完后,去把门口的房卡拔下换上云深的饭卡,出去找蓝曦臣。

25.

当魏无羡敲开蓝曦臣寝室的门时,顿时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金光瑶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金星雪浪纹睡袍,正拿着一件有着大片深红污渍的衣服准备进卫生间。蓝曦臣倒是衣冠楚楚的给他开了门。
等等为啥金光瑶会在这儿??和蓝曦臣一个寝室的不是聂明玦吗??还有瑶妹你咋了??
……
蓝曦臣笑得温润:“怀桑被大哥叫去写作业了,我怕阿瑶一个人呆着没意思就过来了……”他突然停住话音,目光直看着魏无羡袖口露出的云纹手环。
魏无羡急道:“曦臣兄你这儿还有没有吃的,蓝湛今天晚上没吃几口就喝醉了。我怕他晚上饿了,所以过来问问你还有没有吃的——泽芜君,能不能先让我进去说话?”

泽芜君是蓝曦臣在云深话剧社里饰演的角色,这次来游学的几人中除了聂怀桑、温情、秀秀几人外便都是话剧社的,彼此间不论姓名、表字还是角色名也都随便称呼。

蓝曦臣还来得及没回答他,金光瑶已从卫生间里出来:“来来来夷陵老祖请进!你要喝樱桃汁么?”
魏无羡反手关上301寝的门,腕上露出的云纹手环与他的浅紫色莲纹校服形成了鲜明对比。

蓝曦臣又看了一眼金光瑶,道:“忘机今日醉酒,虽然没怎么吃晚饭,不过天也晚了再吃也不好。况且他向来酒量不行,今日一醉怕是要明早才能醒。”
金光瑶则道:“魏无羡,你手上那手环可是蓝忘机的?”
“是啊,怎么了?”
蓝曦臣与金光瑶交换了一个眼神。魏无羡还不知道蓝氏云纹手环的意义。
蓝曦臣开口道:“无妨。” 既是忘机还未告知魏无羡,那自己说出也不便,反使魏无羡猜疑。
“那我就回屋了,明儿见!”



——————————
得跟大家说声抱歉蛤
本来想写段子体博大家一笑的,结果成了这么个玩艺儿😂应该会在第三篇出来之前把这两篇改好的
给你们比心(。・ω・。)ノ♡

【忘羡】云深中学岐山科考队(1)


校园梗.游学梗

忘羡属于彼此
众人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好 那我们现在开始

1.
云深中学岐山科考学生群:
“请各位同学和老师查看自己的房间信息,同学们需要记住自己的室友和房间号。”
【房间信息1.jpg】
【房间信息2.jpg】

“靠!”魏无羡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的座位上,举着手机长(惊)叹(叫)一声:让我和蓝湛在一间寝室待四个晚上会死吧!
江澄也看见了微信群里的图片,冷笑一声:“跟蓝忘机一间怎么了!谁让你总撩他,现在你跟他一间还不乐意?”
魏无羡哀嚎一声:“撩归撩,可我不想跟他住一间寝室啊。你问问温宁,我能不能跟他换一间!跟你住一屋也行啊!”
温宁从前排座位回过头来:“魏哥,定了的房间不能换……老师说了,咱们住的是五星级宾馆,都是两人一间。”
“……我现在献舍把机会让出去行吗”魏无羡转头看到蓝忘机后又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2.
此次岐山游学共配备两辆车。高二一班来游学的人极多,共有三组,且大多都是温家人,自然独占一辆车。二三四班各有一组人来,魏无羡与江澄等人便是二班的,与三四两班共乘一辆车。
二班同学先上车,自然坐在最后的两三排。魏无羡坐在最后一排的最左,前一排正对着温宁姐弟(不知为何,分班时竟没把他二人分入一班),右边坐着江澄,江澄右侧是罗青羊——因罗青羊座位正对着车厢过道,上车后魏无羡便提醒了一句注意安全,引得蓝忘机微微侧目,江澄嘲讽了一句“与你什么相干,你这么上心”——最后一排最右是蓝忘机,蓝忘机左侧坐着秀秀,前排坐着其兄长蓝曦臣,蓝曦臣左侧是正与他合歌的金光瑶。曦瑶二人前排是聂明玦与聂怀桑。
车中人多口杂吵吵嚷嚷,扰得人不得安宁。蓝忘机微微皱眉,拿出耳机正准备听歌,却听秀秀道:“我估量着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宾馆,要不咱都来讲个笑话?”

3.
……
讲真,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谁也不信蓝曦臣这么雅正的好学生竟如此能讲段子。
以至于魏无羡笑得脑袋几次磕到车窗玻璃,蓝忘机给了他一个严肃的眼神。
蓝曦臣一转头看见面无表情的蓝忘机,又道:“忘机今日这么高兴,莫不是想听魏无羡讲笑话?”
金光瑶转头仰视了一下蓝忘机,他是真没看出来蓝忘机哪儿高兴了。金光瑶觉得蓝曦臣这个笑话有点冷。
靠着车窗的魏无羡也默默把车窗关上,“都6月了岐山这怎么还这么冷。”
“……”
整组人都静下了,蓝忘机半天才艰难开口:“恩……绝不是。”

罗青羊暗搓搓和秀秀笑:“口嫌体正直。”

4.
据说蓝家人耳力都极好。

……

5.
魏无羡真个开始讲笑话。
刚刚蓝曦臣讲了那么一堆他早都忍不住了好吗!
【叮!您的好友羡三岁已上线】

讲的时候所有人全(暗)程(中)围(观)观(查)蓝忘机,最后蓝忘机脸都黑了直接扭头看窗外,留给众人一个侧颜杀。
蓝忘机靠右窗,但他扭头看的是左窗(……),也就是魏无羡所在的位置。众人便觉索然,也就继续听着魏无羡讲。
蓝忘机这个眼神是真的好。
搞得魏无羡讲着讲着,突然停住然后转头也看着蓝忘机,两人在空中“深情对视”了大约10秒,魏无羡只得先转回头去继续讲笑话。
江澄怒了:魏无羡你们这么gay有本事别在这gay啊,你俩在没人的地儿愿意怎么gay怎么gay!

还真叫他说中了嘿!

6.
坐在聂明玦旁边的聂怀桑其实特别能讲段子的,但是当众人问起他时——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大概“清河一问三不知”这个名号就是给他大哥吓出来的。
聂明玦一反常态:“无事。难得出来放松一次。便讲也无妨。”
“……大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开什么玩笑!以为他聂怀桑是没看见内三个带着杀气的句号吗!谁知道他讲完后聂明玦会不会罚他。

7.
然后聂明玦讲了一个。
黄段子。

8.
……

9.
于是大家纷纷给纪律委员鼓掌叫好点赞送花送仙女棒送法拉利送聂怀桑送金光瑶(仿佛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

10.
就在温情说贯口中药名时,众人手机响了。

云深中学岐山科考学生群:
温若寒:各位同学,抵达酒店后的安排如下
1 酒店大堂以课题组为单位排队,领取房卡,办理入住手续。个人行李码放在酒店大厅
2 拿到房卡后,去一楼餐厅吃晚饭,吃过饭后再拿上行李入住酒店。
3 明天早上7:00起床,7:30到8:00吃早饭,8:30酒店大厅集合,请携带圆珠笔和活动手册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听各种药名,总算是苦到头了!

11.
从高铁站出来的时候还是下午四五点钟,到了宾馆时却已九点多了。江枫眠和领队温若寒讲了几句住宿要求后便叫学生们上前拿房卡和饭票。魏无羡比蓝忘机略矮些,站队时正巧站在蓝忘机前一个,便先上前拿了房卡和两人的饭票。他对着蓝忘机嘻嘻一笑,见蓝忘机没有要自己拿着房卡的意思便直接揣进了自己包里。

12.
饭桌上的菜没一样是辣的,魏无羡悄悄到宾馆一楼的小超市买了一瓶老干妈和一瓶果酒。然后老干妈被同一桌的江澄金光瑶等人疯狂抢去(……)。魏无羡索性把果酒也给各人倒上。
他尝了一口。这酒专用于骗蓝家人的吗这度数明明是果汁吧!
蓝忘机瞟了一眼内瓶正在被众人瓜分的老干妈,然后继续吃自己的菜。蓝曦臣却道:“你想吃辣子,要去再买一瓶吗?”
“……”
蓝忘机觉得自己仿佛有一个假兄长。
有一种老干妈叫我哥觉得我想吃老干妈(……)。
然后蓝曦臣低声跟旁边的金光瑶说了一句什么。

13.
“魏无羡同学!听到广播后请速转身给你的蓝湛喂食老干妈!!再广播一遍!魏无羡同学听到广播后请速转身给你的蓝湛喂食老干妈!!广播完毕。”

14.
“……”
“……”
“……瑶瑶别闹忘机兄素日饮食最清淡了怎么会想吃老干妈。”
“是啊是啊蓝忘机一向饮食清淡怎么会想吃老干妈……”

15.
他当然不想吃老干妈他想吃魏婴啊!【划】

16.
金光瑶:怪我咯?

魏无羡:我们俩上次一起在食堂吃云梦菜系的时候怎么没人跟我说过蓝湛饮食清淡?!蓝湛不是很能吃辣吗??!

17.
最后魏无羡还是很贴心地往蓝忘机的碗里盛了一大勺老干妈。

蓝忘机:……

18.
蓝忘机表示我就想好好吃个饭看个魏婴你们能不能消停会儿还有兄长你变了金光瑶你怎么也助纣为虐学校的广播员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等会儿魏婴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emmm成吧成吧让我想会儿羡羡别问我羡羡是谁【呸!】

蓝忘机委屈,但蓝忘机不说。他默默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蓝忘机喝酒的时候是闭眼的,微微蹙眉,一杯饮尽,不易察觉的抿抿嘴,这才睁开眼睛。眼波之中,还会浮现一层浅浅的水光。大概不到十秒,蓝忘机放下酒杯,扶额,闭眼,这就睡了过去。

 

   TBC.

——————————
emmm我觉得我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魏无羡等人是二班的是掷骰子掷出来的。
游学梗源自去年我们去长白山游学。
我觉得写他们初二不太好就写高二了(?)霸特余音寂一个初三狗实在不了解就瞎写了(……)
18段汪叽醉酒 部分源自秀秀原文。
还有如果你们在文里看见秀秀这两个字请相信我一定是幻觉,谢谢大家配合!!

九门日常小段子【红楼体】


话说九门众人见副官来了,都说:“你们佛爷作什么呢,怎么不来了?”副官笑道:“他那里得空儿来。所以叫我来问还有没有螃蟹吃,叫我要几个拿 了家去吃罢。”陈皮道:“有,多着呢。”忙令人拿了十个极大的。副官道:“多拿几个团脐的。”众人又拉副官坐,副官不肯。齐铁嘴拉着他笑道:“偏要你坐。”拉着他身边坐下,端了一杯酒送到他嘴边。副官忙喝了一口就要走。二月红道:“偏不许你去。显见得只有张大佛爷,就不听我的话了。”说着又命小葵:“先送了盒子去,就说我留下日山了。”小葵一时拿了盒子回来说:“佛爷说,叫众位爷们别笑话要嘴吃。这个盒子里是方才陆长官那里送来的菱粉糕和鸡油卷儿,给爷们姑娘们吃的。”又向副官道:“说使你来你就贪住顽不去了。劝你少喝一杯儿罢。”副官笑道:“多喝了又把我怎么样?”一面说,一面只管喝,又吃螃蟹。霍锦惜看着他笑道:“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军营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长官太太看。”

副官一面和陈皮 八爷等吃喝,一面回头笑道:“二爷,别只摸的我怪痒的。”二月红道:“嗳哟!这硬的是什么?莫不是枪?”副官道:“钥匙。”二月红道:“什么钥匙?要紧梯己东西怕人偷了去,却带在身边。我成日家和人说笑,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他;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张启山,就有个你。你就是你家佛爷的一把总钥匙,还要这钥匙作什么。”副官笑道:“二爷吃了酒,又拿了我来打趣着取笑儿了。”

——————————
emmm文开始码了估计上高一前能更完吧(不是)啊也更不完(呸!)
辣先发个小段子大家凑合看吧
_(:3」∠❀)_

emmm我余音寂终于50粉了【深吸气.泪汪汪】不容易啊【划】
我我我坑挖太多就不点梗了(……)
把去年屯的梗和没写完或没码完的文发上来,你们看着点吧_(:3」∠)_点啥先写啥

另:占TAG致歉(还有就是因为tag太多所以只打主tag了_(:3」∠)_)

九门日常小段子【红楼体】

副官又看了一回单子,笑着拉二爷悄悄的道:“你瞧瞧,画个画儿又要这些水缸箱子来了。想必他糊涂了,把他的嫁妆单子也写上了。”二月红嗳了一声,笑个不住,说道:“好佛爷,你还不拧他的嘴?你问问他编排你的话。”张启山笑道:“不用问,狗嘴里还有象牙不成!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把副官按在炕上,便要拧他的脸。副官笑着忙央告:“好佛爷,饶了我罢!日山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长官的教导我。佛爷不饶我,还求谁去?众人不知话内有因,都笑道:“说的好可怜见的,连我们也软了,饶了他罢。”张启山原是和他顽,忽听他又拉扯前番说他胡看杂书的话,便不好再和他厮闹,放起他来。副官笑道:“到底是佛爷,要是我,再不饶人的。”解九笑指他道:“怪不得大佛爷疼你,众人爱你伶俐,今儿我也怪疼你的了。过来,我替你把军帽正一正。”副官果然转过身来,解九用手给他扶正。陈皮在旁看着,只觉更好。

九门日常小段子【红楼体】

张启山便叫副官道:“副官跟我来,有一句话问你。”副官便同了张大佛爷,来至卧中。进了房,张启山便坐了笑道:“你跪下,我要审你。”副官不解何故,因笑道:“你瞧佛爷疯了!审问我什么?张启山冷笑道:“好个不出军营的副官!满嘴说的是什么?你只实说便罢。”副官不解,只管发懵,心里也不免疑惑起来,口里只说:“我何曾说什么?佛爷不过要捏我的错儿罢了。你倒说出来我听听。”张启山笑道:“你还装憨儿。昨儿行酒令你说的是什么?我竟不知那里来的。”副官一想,方想起来昨儿失于检点,那《金瓶梅》《西厢记》说了两句,不觉红了脸,便上来搂着佛爷,笑道:“好哥哥,原是我不知道随口说的。你教给我,再不说了。”张启山笑道:“我也不知道,听你说的怪生的,所以请教你。”副官道:“好哥哥,你别说与别人,我以后再不说了。”张启山见他羞得满脸飞红,满口央告,便不肯再往下追问。

——题外话——

这段原来应该是钗黛的,改成启副顿时觉得小副官太受气了……
等等等等会儿别副官大大我错了!!别别别掏枪!!!诶诶诶ai有话好商liangaqehdjs……(滚键盘)

余音寂.卒 (๑•̀ㅂ•́)و✧

忆江南..叹冬(和容若韵)


才情尽
琴断诉与谁
冬风频顾河边柳
春雪不觑西园梅
旧鼎余新灰

初三真是心累。
头疼。觉得自己要脑溢血了。
准备写遗书了(放屁 作业都写不完还想写文写遗书 想的美)。
每天处于崩溃边缘。
我觉得我都快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