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寂

阅尽人间无羡意,唯愿与君共忘机。

十五岁的前一天对自己的接下来的人生充满了期待
十六岁的前一天已然对将来失去了希望和信心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愿诸君心存良善,莫因浮尘蔽目 浊音充耳 而随散虚言。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砂糖さん:

叽渴症患者:


内有网上流传于作者墨香铜臭一切黑料与谣言的辟谣与澄清。









我方从始至终支持“粉丝行为不上升作者”,因此为避免争议,粉丝行为不列入此博。此博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欢迎随意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但不得更改。









目前为止最完整的辟谣






  完整九宫格+《关于魔道祖师被污蔑营销炒作一事相关考据及总结》报告PDF已放入百度网盘,微博内有链接可供下载,密码:ocw6









作者自我澄清一:关于人肉和自炒









作者自我澄清二:关于2016人肉事件、营销、刷分、抄袭、精分、拉踩、甩锅匿名论坛(闲情)













关于营销






  1.关于营销的辟谣


   空降热搜/微博买榜/买同人/买扫文号推广/买营销号发通稿/贴吧、豆瓣炒作/拉踩均为不实谣言,内有数据记录、“营销号”亲自反驳、事件记录吧澄清总结、兔区查ip记录。










  2.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3.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晋江帮助推广一事的澄清










  4.业内人士对魔道有无营销一事的看法/澄清





  请注意此图为“评论”,而非黑子造谣的微博,去博主的微博内搜关键字当然查不到,但是博主并未删除评论。


  補充:行舟KK对于“作贼心虚删除为魔道澄清的微博”一事的澄清










  5.关于“墨香铜臭将ip卖给新湃传媒进行营销”的辟谣





  墨香铜臭是晋江的签约作者,作品版权卖出由晋江“全权代理”;新湃传媒为晋江合作方“影视公司”,非营销公司,现在正在拍摄的陈情令制作公司即为新湃传媒。










  6.关于墨香铜臭《魔道祖师》刷分的辟谣:




  晋江官方判定未刷分,你黑一句话倒成了刷分石锤?






  7.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

















关于融梗/抄袭










  1.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2.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不要说什么“现在风向又不同了”,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不是因为风评而定,判定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的方式也不是根据它的路人缘所决定的。2017年就被锤得死死的事情,在作品一字未改的情况下,并不会到了2018年就突然变成抄袭。


  我现在跟你讨论的是抄袭,不是别的什么,就事论事,不要扯别的。












  3.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此微博已被仙剑官方点赞










  4.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关于近期“反抄袭吧改口认为有融梗嫌疑”一事,实为反抄袭吧“现皮下与前皮下意见相左”。若有人认为“反抄袭吧并不能算是权威机构”,讲的话不能当真,那请六组出示权威机构证明,否则就算造谣泼脏水。










  5.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






  原调色盘与反调色盘






  时间线澄清1






  时间线澄清2






  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复制《浩然剑》原文,窜改为《魔道祖师》内人名,称此为《魔道祖师》原文










  6.金龙奖得奖作品不得抄袭(或涉嫌抄袭),这个锤够不够硬?够不够权威?



















对于作品










  1.关于“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以及“墨香铜臭本人为陈情令编剧”的辟谣:













  2.关于墨香铜臭本人“支持拆忘羡官配”的辟谣:



  图为黑子p图,魔道祖师首发日在2015/10/31,而这篇评论发于2014年,时间线根本对不上!










  3.作者本人对于官配的立场及态度:
















  4.关于“墨香铜臭不爱自己笔下人物”的反驳

















关于“人品”














  1.关于墨香铜臭“利用粉丝人肉其他作者自炒以卖出影视版权”的辟谣与科普


  第一,并无任何证据证明人肉作者西子绪的三无小号皮下为魔道粉,更无证据证明其举动为墨香铜臭指使;第二,《天官赐福》版权已于三月卖出。










  2.关于诅咒831的“受害者”早点死





  第一,墨香这句话是在四月时说的(然而四个月过去了她还没开文);第二,“死日”指她的第四本书“神没有休息”。这个堪称断章取义之最,可以安排一下拿个奖了。


  贴心小提醒:死日不好听,也有黑子拿来作文章,大家可以根据墨香透露出来的小料喊“四少”喔。










  3.甩锅霹雳粉、脱坑回踩霹雳





  作者已强调“某些粉”,这就不叫地图炮、不叫甩锅,这叫点艹。而这所谓的“某些粉”继鉴抄《魔道祖师》后,又给《天官赐福》泼脏水,于四月初更是对一字未开的《死神没有休息日》进行“预言抄袭”,是以作者才发了一条发泄情绪的微博。再次澄清:那条微博与西子绪太太无关,与霹雳粉无关,仅针对拿霹雳当枪的无脑黑。



  你黑梦里的回踩。哪家回踩不踩官方不踩粉群只踩掐架阵仗的?问问你身边的饭圈姊姊她们认不认?


  据我列表霹雳圈的朋友表示,在霹雳圈里连骂编剧都是正常的事情,因为不同时期的编剧不同,剧情不可能尽如人意。所以请问一下,如果连骂编剧都纯属正常、不算回踩的话,调侃掐架阵仗算什么回踩?













对于粉丝










  1.关于墨香铜臭“开除薛洋及江澄粉粉籍”的澄清与事件科普


  不存在“地图炮粉丝”的行为,从头到尾针对的都是“角色毒唯”,请正常粉丝不要对号入座。






  2.关于墨香铜臭亲自下场引导粉丝


 


  第一,空降粉群为“安慰”不为“引导”;第二,作者原话为“不要再砸雷了、不用做长微博澄清了”。


 


  具体辟谣在第一个最全的整理里头麻烦自己看一下。页数有点多,144页,前面有目录,按着目录找很快就能看到。










  墨香多次于晋江作者专栏、魔道文案、作者有话说以及微博上呼吁粉丝“不要ky”、“不要拉踩”、“不要侵犯三次元隐私”。


  专栏声明挂了两年,前前后后说了九次,然而即使如此,仍有TXT女孩不关注作者、不知道这些东西,低龄脑残粉明知故犯。


  个人行为个人背锅,请勿上升。非要上升作者,请不要自行跳过脑残亲爹娘,先找他们,再找作者,谢谢。









其它










  1.墨香铜臭是长佩大股東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谣言。例如:墨香铜臭的父亲给了她500万/700万/730万/750万/800万买营销、墨香铜臭其实是蔡徐坤/范冰冰(对以上二位的粉丝致歉)、墨香铜臭是体│制│内人士,要竞选人│大、墨香铜臭用霸王票和版权收益洗│钱,或者831事件后白衣逆诈尸,跳出来表示“当年自己就是拒绝帮作者营销才被带头针对、开除粉籍”。从头到尾一张嘴,无凭无据,连个QQ聊天纪录都没有,说自己一怒之下退群了没有聊天记录,在被告知可以用电脑导出后就直接闭麦不说话,比差池还不敬业。






这些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辟谣、从何辟谣,因为任何罪行从来都是“证有不证无”,这是常识。






然而,这样荒诞无稽的谣言仍然在黑子之间流传、被放进了新的洗脑包里,任黑子扔给刚入坑的萌新,或者压根没入坑的吃瓜路人。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请不要轻信谣言,这样不仅对作者是一种伤害,还显得你智商很低。






下次如果你又吃到了什么神奇的洗脑包,请让他先把锤给你。先有锤再去论真假,而不是先定真假,再问澄清的锤可不可信。





























虽然是高中生但是也很想参加啊www

墨铭奇妙:

由于写稿需要投入一些精力与时间,所以不建议初高中的学生参加,还请以学业为重。
有时间且对自己手写有自信的朋友可以参与进来,随时欢迎。
另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ᴗ❛ั∗)◞✺

Joey:

彳亍口巴(。・ω・。)ノ♡

墨铭奇妙:

字体征稿了解一下(๑°3°๑),有兴趣的朋友加  @Joey 微信:shj666yeah,求扩散嘻嘻(๑ºั╰╯ºั๑)


文素是戚继光将军的《题武夷》,原诗如下

一剑横空星斗寒,
甫随平北复征蛮。
他年觅得封侯印,
愿学幽人住此山。

现在越来越觉得这小孩儿特别可爱_(:3」∠❀)_

蓝思追:Σ(っ °Д °;)っ姑苏云梦岐山的剑法感受一下?

考完试后的咸余垂死挣扎
我不更文!【垂死挣扎】

【忘羡】云深中学岐山科考队(2)


校园梗.游学梗

忘羡属于彼此
众人属于秀秀
OOC属于我

好 那我们现在开始

19.
“卧槽这酒里有毒吗??!”
“这不是果汁吗喂??!”
“emmm云深校训说不让饮酒果然是有道理的。”

温情过来给蓝忘机把脉。
“……他不就是喝醉了嘛。”
魏无羡眼角抽了抽。这样的度数都能喝醉,蓝忘机也是个奇人。
魏无羡只能尝试把蓝忘机拖上楼,临走跟温宁说,你吃完上楼的时候把我们俩旅行箱拿上来,背包我拿了就不用管了。

20.
魏无羡背着两人的背包半拖着蓝忘机到了电梯门口。
一班的人早已吃完了饭,也都等着电梯。魏无羡实在不愿与一群温家人同乘一辆电梯,他想了想,把两人的背包挎在身前,背着蓝忘机上了三层。

是哪个房间来着……刚刚根本没看房号的魏无羡突然有点绝望。

21.
温宁和江澄一人拖着两个大旅行箱上了三层。温宁看见忘羡二人神色突然显得非常尴尬,把蓝忘机的箱子放下就拿出自己的房卡去开了门。江澄也放下魏无羡的箱子,和温宁进了同一间房。

轻轻的温宁走了,
正如温宁轻轻的来;
温宁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魏无羡:快滚!!! 诶诶晚吟师妹你回来下你帮我把房卡从包里掏出来谢谢师妹!!!
江澄咬牙切齿:你再叫一句师妹我就让你和蓝忘机在走廊上过一夜!
魏无羡急得不行,江澄向魏无羡包里一掏——
“你出来游学还带云深中学的饭卡?你这么热爱云深的食堂吗?!”
“……我说让你帮我拿房卡!!”

22.
众所周知,云深食堂口味独(清)特(淡)无比。如果只是清淡些还好说,但是菜根汤这种苦东西曾经让无数学子深深怀疑过人生,以至于不顾规定纷纷趁老师用餐后跑到教师食堂吃饭。
但魏无羡此时根本没功夫和江澄扯皮,他怕自己再出汗把蓝忘机的干净校服弄脏了。
“江澄你快快快拿房卡蓝湛快把我压趴下了!!!”

23.
终于,二人进了房间。
魏无羡无比艰难地把蓝忘机放在床上,又出去拿蓝忘机和自己的箱子。温宁过来帮他。
魏无羡问道:“我们俩上楼后,你们在一楼吃饭都没事吧?”
“没事啊。蓝曦臣也喝了些果酒,只是说觉得有些头晕,但也不像忘机兄醉成这样……”说着温宁便看了一眼蓝忘机,像是怕他突然醒过来一样。
“不过,”温宁接着说道“你们一上楼,我们就把你俩的座撤了。因为怕蓝启仁突然过来问你们,温若寒倒是过来说了句'你们班人挺齐啊',金光瑶就笑,说:'那是,我们班团结!'。别的班的也都走的差不多了,一班四班的人都上去了,三班桌边只剩薛洋、阿箐他们几个,所以他也没看出来走了俩人。”
魏无羡还想问些什么,却听旁边的床嘎吱一声——
蓝忘机醒了,站在床前直直地看着魏无羡和温宁。魏无羡突然觉得有点尴尬,心里胡思乱想道:哪有人会一杯倒的,何况蓝湛喝的还是果酒。他这么突然醒了不会是……
魏无羡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却见蓝忘机已先一步站到了温宁前,推温宁一掌,又很不高兴地说道:“走开!”
温宁倒退了好几步,晃晃身子,有些茫然。“魏哥,忘机兄这是醉了还还是没醉啊?”
魏无羡刚要回答他,蓝忘机已站在了魏无羡身前挡住了他的视线,“看我。”
魏无羡仔仔细细地盯着蓝忘机看,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蓝忘机今日无论是行为抑或言语都非常……幼稚。
魏无羡只得让温宁先回屋,并嘱咐他不要和江澄或其他人说。温宁也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把门带上便出去了。
蓝忘机突然伸手把魏无羡往怀里一拽,魏无羡没站稳,被拽得一头撞在他胸膛上,并把蓝忘机扑到了床上。
“……”

24.
魏无羡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尴尬,蓝忘机仍然紧抱着他。
“蓝湛,你先解开我。我给你弄水去洗把脸。”
蓝忘机闻言便去伸手解魏无羡的衣带。魏无羡忙喝道:“行了行了!不是这个解!!”
魏无羡费力从蓝忘机身上起来想去洗手间,蓝忘机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把自己腕上带的纯白卷云纹手环一圈一圈缠到魏无羡手上。
魏无羡只得由着他动作。等蓝忘机弄完后,去把门口的房卡拔下换上云深的饭卡,出去找蓝曦臣。

25.

当魏无羡敲开蓝曦臣寝室的门时,顿时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金光瑶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金星雪浪纹睡袍,正拿着一件有着大片深红污渍的衣服准备进卫生间。蓝曦臣倒是衣冠楚楚的给他开了门。
等等为啥金光瑶会在这儿??和蓝曦臣一个寝室的不是聂明玦吗??还有瑶妹你咋了??
……
蓝曦臣笑得温润:“怀桑被大哥叫去写作业了,我怕阿瑶一个人呆着没意思就过来了……”他突然停住话音,目光直看着魏无羡袖口露出的云纹手环。
魏无羡急道:“曦臣兄你这儿还有没有吃的,蓝湛今天晚上没吃几口就喝醉了。我怕他晚上饿了,所以过来问问你还有没有吃的——泽芜君,能不能先让我进去说话?”

泽芜君是蓝曦臣在云深话剧社里饰演的角色,这次来游学的几人中除了聂怀桑、温情、秀秀几人外便都是话剧社的,彼此间不论姓名、表字还是角色名也都随便称呼。

蓝曦臣还来得及没回答他,金光瑶已从卫生间里出来:“来来来夷陵老祖请进!你要喝樱桃汁么?”
魏无羡反手关上301寝的门,腕上露出的云纹手环与他的浅紫色莲纹校服形成了鲜明对比。

蓝曦臣又看了一眼金光瑶,道:“忘机今日醉酒,虽然没怎么吃晚饭,不过天也晚了再吃也不好。况且他向来酒量不行,今日一醉怕是要明早才能醒。”
金光瑶则道:“魏无羡,你手上那手环可是蓝忘机的?”
“是啊,怎么了?”
蓝曦臣与金光瑶交换了一个眼神。魏无羡还不知道蓝氏云纹手环的意义。
蓝曦臣开口道:“无妨。” 既是忘机还未告知魏无羡,那自己说出也不便,反使魏无羡猜疑。
“那我就回屋了,明儿见!”



——————————
得跟大家说声抱歉蛤
本来想写段子体博大家一笑的,结果成了这么个玩艺儿😂应该会在第三篇出来之前把这两篇改好的
给你们比心(。・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