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寂

舒城少年未曾老,入梦听鼓按吴钩。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
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
也慢慢坏了心肠”

           ——朴树《清白之年》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