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寂

阅尽人间无羡意,唯愿与君共忘机。

冬风.锦绣长安夜(上)

【各种私设.慎!】

夜色凉如水。

作为一个死士,风生衣觉得自己能为王爷做的已经都做到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为王爷杀了自己的师妹何灵依,为王爷承担起爱护素瓷的责任,为王爷……所以一旦王爷称帝了,会有更多的人去护卫他、有更多的人去爱他,自然,也有更多的人想要对他不利吧……

风生衣抱膝坐在广平王寝殿前的台阶上,抬头望着浩瀚星河,眸子里映着仿佛不属于他的忧郁。他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或许是因为皇帝把沈氏赐给了他的王爷……可他应当为王爷高兴啊……不,作为一个死士,是不应该有自己的情感的。
王爷即将大婚,自己应当多增强王府护卫的吧……?风生衣第一次觉得如此疲惫,不过,此次过后他便再也无为王爷效力的机会了吧?

“风生衣!”温婉的女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风生衣急忙站起来转身作揖。“属下在。不知王妃深夜来找属下有何要事吩咐。”也罢,不能为王爷再分忧,那么准王妃的命令也应当遵从。
沈珍珠暗暗地笑了,这小侍卫还不知道广平王与自己的“诡计”呢。“我要你帮我一件事。”“属下在所不辞。”

……

风生衣皱着眉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王妃,这这万万使不得…也不合礼数罢……”镜中的美人儿凤冠霞帔、珠缨宝饰,却一脸愁容。
“怎么使不得了!风生衣,我以王妃的身份命你完成这一任务!”
端坐着的美人儿迅疾站起又躬身拱手:“属下任凭王妃调遣!”
“好啦好啦,都是上过战场的人了,还怕这个场面么?不过是替我出个嫁罢了,我这头一回心中生怯……”沈珍珠见小侍卫咬着唇,又笑道“……只这么一回罢了,以后广平王自然是我的人,我可没有让你和他做长久夫妻的意思啊。”眉眼中带着笑意,似是没注意到小侍卫掩下心中黯淡的神色。

次日。广平王府书房。
“风生衣!”
小侍卫一惊,回过神来。这还是第一次在王爷面前失色呢……
“你今天怎么回事?我跟你说话你也一副闷闷的样子,是昨晚没休息好,还是这几日为我婚事操劳有怨言?”王爷的脸上也挂着笑容,果然如王爷所说一般,他此生所爱之人恐怕真的只有沈珍珠一人罢。而自己与他不过是年少荒唐,从那之后也再不会有那样的……
“可是又走神了?”
“属下不敢。”
自他跟随广平王起,从未有过一次胆怯与退缩,更无抵触与怨尤。可这一次也不知怎么的,总是陷入那天的回忆和准王妃的句句戳心中……
罢罢罢……都是上过战场经过生死的人了,有何可惧的呢……

TBC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