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寂

舒城少年未曾老,入梦听鼓按吴钩。

九门日常小段子【红楼体】

副官又看了一回单子,笑着拉二爷悄悄的道:“你瞧瞧,画个画儿又要这些水缸箱子来了。想必他糊涂了,把他的嫁妆单子也写上了。”二月红嗳了一声,笑个不住,说道:“好佛爷,你还不拧他的嘴?你问问他编排你的话。”张启山笑道:“不用问,狗嘴里还有象牙不成!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把副官按在炕上,便要拧他的脸。副官笑着忙央告:“好佛爷,饶了我罢!日山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长官的教导我。佛爷不饶我,还求谁去?众人不知话内有因,都笑道:“说的好可怜见的,连我们也软了,饶了他罢。”张启山原是和他顽,忽听他又拉扯前番说他胡看杂书的话,便不好再和他厮闹,放起他来。副官笑道:“到底是佛爷,要是我,再不饶人的。”解九笑指他道:“怪不得大佛爷疼你,众人爱你伶俐,今儿我也怪疼你的了。过来,我替你把军帽正一正。”副官果然转过身来,解九用手给他扶正。陈皮在旁看着,只觉更好。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