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寂

阅尽人间无羡意,唯愿与君共忘机。

朝暮久长.1.(琴师同人)


琴师侍卫第一人称视角文
ooc可能有些略严重……
第一次发文。比较生疏。欢迎提意见。

——————以下正文—————

枯桐(a)

我名叫渊,字琴寞,楚地人。行走江湖战乱十年,早已忘却自己本家姓氏。唯一记得与自己旧时有关系的就是幼时玩伴,那个会挽指做蝴蝶状引我开心的男孩。不过……那些都是好久前的事了……他随着一次搬家,离开了我所在的城邑,不久,他搬到的那个城邑被敌军攻陷,从此再无半分音讯……

国破家亡万骨枯。今日,一向张扬明媚的我竟也成了战俘。罢了,心碎不改,身在何处又有何区别呢……依旧是一袭白衣,一把桐琴,这些年来,一直未变的……

脚链,真的太重了……走不动了啊……脚腕已被磨出血色,染到素白的布袍,顺着冰冷的镣链滑落到地上。……不行!渊就算被俘虏也不能屈服!!

黑衫(1)

我姓陈,名子扬,原是楚地人。不过……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一切。现在,我已是当年“敌国”主君的一个贴身近卫,主君年纪并不太大,未过而立我对他忠心,主君对我也算好。不过就是我是一个小小侍卫,也能看出,他现今的政绩一年不如一年,做的事情,也越来越荒唐。就比如,楚国沦陷,成为我国疆土中的一部分——没错,我心中早已默认了这里就是我的国家,虽然未忘故土,可这里平静的生活比楚地好多了,我也就习惯了——看他别的也不怎么关心,却只对内监说:“你看这战俘中可有乐师舞女等人,给寡人挑选出来,寡人国内的曲牌听厌了,正想换换新花样!”

内监诺诺连声退了下去,我对他没有由来地生出一阵厌恶。很快,一袭素白布衣出现在我和君王的眼前。他脚腕因镣链已彻底被血染红,脸上仍然是不卑不亢的神色。我眯眼打量他,心里纳着闷。

————————TBC

欢迎提意见,可能不定期更文,喜欢的亲们记得催更哦😊【笔芯❤】

评论(24)

热度(16)

  1. 翎十二余音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