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寂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备战中考,暂且停更

感谢喜欢(❁´ω`❁)

朝暮久长.3.(琴师同人)

我可以弃坑吗QAQ… @莫琛

枯桐(c)
玄衣侍卫把我带到一间装饰简朴却又极雅致的屋子里,扶我倚在床边,又给我拿了个软垫靠着。与刚才回话君王时不同,他用一种柔和的语调对我说道:“受委屈了吧?来,先靠一会儿,我去给你煮粥喝。”“你不是侍卫么?何时学会煮粥的呢?”我扯出一抹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难看。“行军打仗也不是随时带着厨娘的,所以我们多少都会一点——真的不难吃的!”他看到我的表情后又补充了一句。
粥放在一个雕花木制食盒里端来了。软糯的米粒乖巧地躺在浅白色的玉汤中,与青色釉瓷碗相映成趣。煞是好看。粥上腾腾地冒着热气,散发出一种独属于米的香味。
我想接过碗,胳臂却似被人抽了骨头一般沉重,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碗粥。玄衣侍卫似是看出了我的不便,亲捧了碗过来。

黑衫(3)
我慌乱地用袖口轻拭他嘴角,伺候人的功夫一向不是我们这些侍卫做的。琴师旧疾未愈,咳的不行。粥从他的嘴角流下,白色的糯米映着他苍白的脸和血色尽失的嘴唇竟有些说不出的魅惑。咳住了,嘴唇翕动:“你……可是楚人?”
我端着碗,一勺一勺喂着琴师,眼睛却不敢直视他。
对,我是。我是楚人陈子扬,家住层城邻汉苑。年幼时被掳到此地,不思故国、不忆当年,少时即入宫,随宫中武学师傅学习武艺,伴储君身侧。幼主登基为帝,我便晋为御前一等带刀侍卫。虽是从不敢忘记宗源,却也从未对主君动过半点不轨之心。可这些事情……我却不敢对你说……生怕你苛责我似的……
明明我是座上宾,他是阶下囚。我却似被他一席话说得哑口无言。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