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寂

舒城少年未曾老,入梦听鼓按吴钩。

朝暮久长.2.(琴师同人)

ooc预警 第一人称视角

——————以下正文——————

枯桐(b)

我被一个小黄门带到这殿前,穿着暗金色袍子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这个国家的君王吧。他那双凤眼中的神色让我厌恶,他眸中流露出一丝玩味,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小黄门用尖细的嗓音让我为那君王弹琴。唉,罢了,弹就弹吧……

琴声清冽,不悲不欢,是幼时就学会的启蒙之曲,楚人都会唱的。

……

我身处异国他乡,这里怎会有人吟唱楚曲?!我疑惑地抬头,看到那君王旁边的黑衣侍卫,他也在看着我,同时还哼着这曲。难道……他也是楚人?!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若真能在这宫苑重重之见到故人,那该有多好。可国已破,我也能不奢望什么了……

“嘣铮——”弦断了,悲歌哀音,乃是不祥之兆。

黑衫(2)

好生奇怪,这人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待他抚琴一曲,那铮铮之声竟是如此的熟悉……想起来了!这不是小时候和玩伴经常唱的那首曲么?!我不由得睁大眼睛,身子微微动了下,盯着那人的双眼看,那人似是感到了我投过去了视线,也抬起头来。他分心了,那双眼睛里混杂着深深的悲凉和一丝疑虑。我曾见过他么?“嘣铮——”弦断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君王略微不满的表情,赶紧执剑俯首跪在他面前。“请王饶恕他吧。”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就这样冒失地说了这样的话。
   
“哦?你让寡人怎么饶恕他?”
  
“请王恕他弦断之误。想来,他也不是有意的。何况这曲乃是颂扬圣德君恩的。他一介楚人,能这般归顺于您,也实属不易……”
       
       君王轻快地笑了。见我仍跪着不动,再问道:“子扬可还有什么事吗?”。“微臣斗胆请陛下把这琴师让微臣带回去照料。”“好,寡人准了!不过寡人若想听楚曲,可定向子扬讨要。”“不敢。”去给那人解开脚腕枷锁,那琴师虽疼得微微皱眉,但还是给了我一个淡淡的笑。

评论(8)

热度(15)

  1. 翎十二余音寂 转载了此文字